《自然》详解迄今最大规模埃博拉病毒暴发—资
时间:2017-12-07

  性质解释了迄今为止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埃博拉疫情

  塞拉利昂埃博拉治疗中心的卫生工作人员。图片来源:Sylvain Cherkaoui / Cosmos / eyevine

  7月20日,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可能已经降落在非洲最大的城市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疑似感染者是最近从该市来到利比里亚的一名男子,自纪录以来最大的埃博拉病毒爆发正在发生。

  埃博拉病毒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致命的一种病毒,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这种病毒通常是由血液和其他体液传播,传播很快,引起埃博拉出血热。患者最初的症状是突然发烧,头痛,继而呕吐,腹泻和肾功能不全,最后出血进出体内。

  拉各斯案是通过航空频道跨国传播的第一例。最近,各国都对埃博拉病毒采取了行动。英国外相宣布,他将主持召开政府埃博拉病毒会议,主要目的是协调政府部门的行动,加强预防和监视,并讨论在英国爆发疫情时应采取的紧急措施。该病毒继续感染利比里亚,几内亚和塞拉利昂的人民,这种病毒有可能传播到更远的距离,但正如“自然”杂志的Declan Butler所解释的那样,埃博拉病毒并不构成全球威胁。

  病毒会传播到非洲人口最多的城市吗?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尚未公布对受灾地区的旅行或贸易禁运。截至7月30日,世卫组织仍然认为拉各斯是疑似感染的病例,因为40岁的利比里亚人没有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他在机场被隔离,并于7月25日被送往医院,直至其去世。假设他感染了埃博拉病毒,但是如果在机场和医院进行适当的隔离,承包医务人员和其他人员的风险就会减少。

  根据欧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ECDC)的统计,感染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埃博拉病毒感染风险很低。但是,在这方面,世卫组织建议跟进联络。

  航空旅客将病毒输出到其他国家的风险是什么?

  经合会还指出,受感染的人不太可能从最初患病的地方登机。另外,功能性医疗系统可以防止输出病例的扩散。总体而言,世界卫生组织预测,目前疫情将面临与其接壤的国家更高的风险,在一些更为分散的地区,风险适中,但几乎没有向海外蔓延的风险。没有理由认为,单一的输出病例会引发新的疫情,因为埃博拉病毒传染性不高。

  难以感染埃博拉病毒吗?

  尽管埃博拉病毒株在本次爆发中似乎已经杀死了56%的感染者,但是目前已知的埃博拉病毒感染的主要来源是直接接触感染者的血液,分泌物和其他体液,或者与被感染的对象的尸体。埃博拉病毒潜伏期从2天到21天不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认的空中情况。

  相反,引起普通感冒或流感的呼吸道病原体可以通过咳嗽或打喷嚏进入空气,并且只要呼吸或接触受污染的表面如门把手即可感染。流感病毒可以在几天或几周内到达世界,不会停止,但埃博拉病毒只造成零星的局部暴发,可以被扑灭。

  为什么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疫情正在升级?

  原则上依靠公共卫生措施,确定所有感染者的隔离状况,并监测所有接触21天,改善基本的感染控制措施,将有可能结束埃博拉疫情。此外,一旦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病人不感染其他人,直到他们的症状出现,跟踪其来源将更容易追踪其来源。埃博拉在这些国家失控,以及当地的社会文化因素。

  什么样的社会文化因素?

  由于受感染者之间缺乏信任和合作,地方卫生当局和WHO和MSF等国际组织正在努力控制这些地区的传播。由于村民的反对,医生和卫生工作者有时难以进入感染地区。村民们担心医生会把疾病带到村里去。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并非所有感染艾滋病毒的人都接受或寻求治疗,以便将病毒传染给家人和其他密切接触者。

  新感染的另一个主要驱动因素是死者家属通常进行的传统的埋葬仪式,包括哀悼者与死者的直接接触,使他们易受埃博拉病毒的伤害。

  目前的疫情规模是不平凡的吗?

  这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爆发。世界卫生组织7月25日报道,截至7月20日,西非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共报告的埃博拉病毒累计病例总数达1093例,其中致命病例660例。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数据显示,共有1201人感染,672人死亡。此前,乌干达2000 - 2001年发生的疫情最多,当时有425人感染,224人死亡。

  埃博拉病毒于1976年首次出现,共有约2000人死于该病毒。相比之下,疟疾每天可以杀死大约3200人,而蛇和其他有毒的动物每年可以夺走55000人的生命。

  有没有针对埃博拉的药物和疫苗?

  目前还没有许可药物和疫苗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但候选药物仍在开发中。新的治疗方法将有助于降低疾病的高死亡率过去的暴发死亡率从25%到89%不等,平均约为62%。英格兰威康信托基金会(Wellcome Trust)总裁杰里米·法拉尔(Jeremy Farrar)支持在当前疫情中使用实验性的未经批准的药物。但其他科学家则认为,医务人员的不信任妨碍了疫情的控制,而这种措施可能会因制造怀疑而产生反作用。

  需要做些什么来控制目前的疫情?

  说服人们相信卫生工作者,并遵守公共卫生建议。政府需要赢得公众的信任,建议公众安全地埋葬死者,并继续追踪和隔离感染者和其他接触者。 (张章)

  “中国科学”(2014-08-04第3版国际)